广告

回忆录·越过白癜风这座山丘,发现山背后的大海是那么美丽

www.39.net  2018-04-04  出处:  

 

 回忆录丨越过白癜风这座山丘,发现山背后的大海是那么美丽

  

回忆录丨越过白癜风这座山丘,发现山背后的大海是那么美丽(上篇)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温柔

  为何记不得上一次是谁给的拥抱

  在什么时候

  ……

  我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份子,的爱好就是听歌,听李宗盛的歌,因为他的歌能让我感到很平静。我喜欢安静的环境,每当我自己一个人在房间的时候,才感觉那才是我真正的自己,现在一样,以后也一样。

  在我的记忆里,妈妈说我小时候是个特别活泼的孩子,爱笑,爱跑,有时候一玩就是一整天,吃饭的时候才回家,但是,我是从什么时候变的安静的却没有听妈妈说起过,我只知道,因为白斑我一直在吃药、做检查、做治疗,仿佛医院就是我第二个家,我想可能是白斑扼制了我的活泼吧!

  我已经不记得白斑是什么时候找上我的了,但是改变我生活的是在我7岁的时候。因为在我小时候我们农村是没有幼儿园的都是直接上小学,那也是我次融入到另一个集体中,我的白癜风故事也就开始了!

  有一次我和我的小伙伴在教室前面的空地上玩泥巴,一开始还好,各玩各的,他弄出电话的形状就做打电话的手势:“喂,你好……”旁边做出坦克的,还有做出动物的,我记得我做的是幢房子,虽然不好看,但是自己还是挺喜欢的,当上课铃响了,我们就把东西放在原地,等待下个课间继续玩,可是在下个课间当我们冲向玩具的时候,一个小伙伴把我的“房子”踢碎了,我瞬间不淡定了,一把把他推倒,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来的这么大的力气,他哭了:“哇~”听见哭声的老师闻声而来,先是扶起他,拍拍身上的土,“不哭,你们要好好玩,不能打架,知道吗?”“大花猫推的我”他大声的对老师哭诉着,但是我还是在心疼着我的“房子”,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个“大花猫”的外号,我直接拿着手里的土丢向了他,老师说:“行了,什么大花猫,它是你同学,不许打架。”后来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但是我知道我多了一个外号——大花猫。

  之后的日子,我变的更加不爱说话了,从一开始不爱和同学一起玩,到后来自己一个玩,再到后来连课间都不想出教室。我变得更加的孤僻了,每次回家的路上都是自己一个人,低着头,不愿意让别人看见我的白斑,害怕再有“大花猫”类似的外号。

  有一段时间回家都不想说话,妈妈问我一些我在学校的事情,我也就是敷衍的交代一下,能不多说就不多说,回家就是吃药、吃饭、写作业、睡觉。

  但是,纸是包不住火的,期末的家长会,老师和妈妈谈及了我在学校的表现并且也把我和同学的事情和妈妈说了,当时我在办公室头也不敢抬,像是个等待受罚的孩子,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我始终没有抬头。

  在回家的路上,妈妈也没有说什么,走在一旁的我只感觉到妈妈好像很伤心。今天的我才知道,那时妈妈的伤心是对我这白癜风无能为力的表现。回到家的第二天,中午吃饭,妈妈问我:“小刚,你是不是不想去上学了?”突如其来的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去回答,我点了点头,“那咱先不去了,妈妈带你去其他地方玩玩吧!”妈妈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为什么不让我上学,难道是白癜风会传染吗?还是说我真的是异类,学校不要我了?“等咱把你这白斑治好了,咱再去,我儿子要帅帅的去上学。”听得出,妈妈是不忍心让我受到其他同学的嘲笑。

  就这样,下半学期我真的就没有去。家里常备的一些治疗皮肤性疾病的药还是在吃,但是我发现妈妈好像多了一项任务似的,在电视上看见有关皮肤的广告都会去打电话问,白癜风能不能治。但是每次都说:“我们这不治白癜风,您打错电话了”就这样的回答,我们不知道听了多少。就这样,电话打了有一个多月,没见到一点有用的消息。但是事事总有转机。

  一天中午,我正在家里玩我的小汽车,妈妈高高兴兴的进来了,说“儿子,你这白癜风有救了”“妈,你都打了一个多月电话了,我的白癜风没有医院能治了。”当时,我已经对自己的白癜风失去了信心,“这次没问题,你胖婶家不是装了电脑嘛,今天我过去看的时候,让你哥搜了下白癜风,跳出来好多治疗白癜风,我在那打了十几个电话,选了几家,一次肯定行。”看着妈妈眼中闪烁着的希望,觉得应该可以吧!当时我是个孩子,就知道,不让吃药啥都行,治呗!

  晚上,妈妈和爸爸商量先去哪个医院比较好,后来左挑右选,爸爸说:“先去市里这个医院吧!毕竟近一些。”“行,听你的。”妈妈回应着,“虽然没有听说过这个医院,但是网上既然有应该还是有一些办法的”他们完全沉浸在为我选医院的气氛中,完全没有看我当时是什么感受,不过回想过来,父母也都是为了我的白癜风,天下哪有不为自己孩子着想的父母呢!

  就这样,第二天我们一家三口踏上了去往市里的汽车,那是我次离开我出生的地方,看着窗外大片田地总觉得和自己平时看到的不一样,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两个小时的车程过的很快,次来到市里的我对一切都觉得新鲜,次看见高楼,次看见这么多的汽车还有马路两旁的商店……没等我对这些“新事物”研究研究,爸爸的一句话把我从一个“奇妙王国”拉回到了现实中,“先别顾着看,吃点东西我们还要找医院呢!”

  听见吃东西,我才意识到,自己也是真的饿了,早上为了晚点起床,早饭都没有吃,现在肚子咕咕叫了。为了赶时间,我们就近在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小饭馆吃了点早饭,爸爸顺便向老板问了下**医院怎么走,老板想了下,“不知道,你们有地址吗?”爸爸把手里纸条上的地址给老板看了下,“奥,你们要去这呀,不远不远,出门坐*路公交车二十几分钟就到了,8站地,我经常去那,但是没听过你说的什么医院,过去找找吧!”“好好好,知道怎么过去就行了,我到那边问问,谢谢了老板”听过老板给的信息付完钱,我们准备过去了,说实话,到了那边我们找了有一会才找到,说是医院还不如说是诊所,只是比诊所大一些而已,说实话,当时我们都不想进去了,但是想想来都来了,先进去看看吧,万一是人家只是外表不好,但是有实力呢!

  医院的一楼是药房、挂号室一些办理手续的,我们要看白癜风在二楼的专家室,大厅里基本都没什么人的,直接挂号就上去了,一进门对着我们是一扇小窗,显得屋内有些阴暗,一位五十多岁的专家坐在办公桌前,他看见我们进去了,他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我一眼,问道:“孩子的白癜风多久了?”妈妈回答道,“小时候就有了,发现的时候用过一些药,不怎么长了,现在还能治吗?”“你们不用着急,我治白癜风几十年了,用的都是我的祖传秘方,十几年的都能治好,你们这好治,不用担心。”看着这个中年医生胸有成竹的样子,妈妈看着我的白斑,说:“那他这个啥时候能好呀?”“我先把药开了,你们回去记得按时吃药,药水和药膏分开用,先药水擦晾干了再擦药膏……”我已经不记得他叮嘱我们多少事件了,总之很多,然后就下楼去拿药了,不拿不知道,药加起来都上万了,我们出来根本也没准备这么多的钱,没办法,我们只能去二楼问下怎么办,“大夫,这药怎么这么贵呀,我们没准备这么多钱,这……怎么办呀?”“我看孩子年龄小,早治好为好,拿的都是好药,要是你们经济上有困难,我给你们调整下,先拿一个月的吧!看看效果。”医生不紧不慢的在药单上写着,“一起也要大几千了,可以接受吧!”“谢谢,大夫!谢谢,大夫!”我们赶紧拿了药单下楼拿药去了!

  回到家后,这堆药就成了我的任务,这也是我“抗白”路的段路程!

  在用药的开始一周时间效果还好,白斑的边缘有一些明显痕迹出现,像是画出了白斑的轮廓,爸妈很开心,说“这钱没白花,看来是找对人了”可是接下来的三周的时间白斑基本没有什么变化,一直停留在周的样子。在后一周的时候我已经对药产生了排斥心理,基本是看见药就想吐,但是妈妈每次都说:“这都是为了你好,这药花了这么多钱,坚持一下。”就这样,我痛苦的过了我的个月。

  药吃完了也没见好多少,爸妈又准备去了市里找那个大夫了,这次我是拒绝的,因为我知道,只要去了肯定又是拿一堆药回来,为了这个事,妈妈给我做了两天的思想工作。

  这次去市里,我没有表现的想上次那样兴奋,而是一路上默不作声。这次我们和上次不一样,知道了地方,我们找起来也很快,不到中午就到了那里,但是奇怪的是,“医院”不在了,院门紧锁。爸爸去问了下旁边的商店老板才知道,这个医院半个月前就关门了,也不是什么专门治疗白癜风的专家,好多人都被骗过。这无疑给我们一个晴空霹雳,但是我心里有一丝丝的开心,因为不用在一把一把的吃药了!没办法我们只好原路返回。

  “这都中午了,咱们找个地方吃完中午饭再回去吧,要不到家都啥时候了!”爸爸说,“刚过来的时候看见东边有家什么特色店,咱们去那吧!”“行,来都来了,吃个饭吧!”妈妈带着我在爸爸的后面走着!

  回忆录丨越过白癜风这座山丘,发现山背后的大海是那么美丽(下篇)

  到了饭店,在我们正准备点菜的时候,老板好像看出我的白斑了,“你们也是过来看白癜风的?”“你怎么知道?”妈妈好奇的问,“就里面这个医院嘛,之前来这看病的不少,见的多了,你们孩子治的怎么样?”看的出老板已经对我这样的病人习以为常了,“哎~刚才一个商店老板说那医院是骗子,我们也是被骗了”爸爸叹口气说,“老板,你这见过的人也多,有没有治好的白癜风呀?我们孩子这……”老板心直口快:“他们这医院就那一个看白癜风的,而且都是西药,不怎么管事,我倒是听说之前有人用中药治好了,你们可以试试!你们点好了吗?”“好了!就这些吧!”爸爸把菜单给了老板,“有地址吗?我们也去看看”老板看了看菜单说:“好像是一个省级医院,一个老中医,听说不错,一会我下去问下,可能我店里有人知道。你们等一会,菜一会就好!”“好,谢谢啦!”

  就这样,我的白癜风又被推向了中医。

  回家不到两天的时间,爸妈就决定带我去看中医,由于上次受骗的经历告诉我们这次一定要谨慎些。这次是大医院,找起来很方便,门诊大楼了的人太多了,我们挂个号就花了一个多小时,虽然只是个医院的科室,但是有这么多人看病也说明这里的治疗会专业很多。

  在等待的过程中,爸妈也没有闲着,不时的问下旁边的患者是什么皮肤性疾病,还问下这边的医生治疗的怎么样,这样那样的问题,后的结果还不错,都说这边治疗皮肤性疾病挺好了,医生挺负责的。好不容易到我们了,刚进屋,妈妈就迫不及待的问医生:“大夫,我孩子的白癜风,还能治好吗?”看着急于知道答案的妈妈,医生说:“你先别着急,先让我看看是不是白癜风”接着看着我身上的白斑,“你这疼、痒吗?”我摇摇头。转过头来对爸妈问:“你们之前治疗过吗?”“之前去过市里一个医院,拿了好多药”坐在一旁的妈妈一边说,一边把我之前吃过的药拿出来给医生看,“这些药都没啥用,都是一些普通的药,这些就不要吃了。”说着就拿出笔在开药单写开了:白癜风,药物:……“你们先回去吃这些,中药配合着外用药膏,每个月来复查一次”看着这么快就下结论的医生,妈妈急忙问道:“大夫,这能好吗?”“不好说,白癜风这病不好治,你们先控制住,看后期的发展再对症下药,你们先那药去吧!这次我们拿了两袋子药回家了,只是西药改成了中药。我看着这两袋子药,感觉我的噩梦又来了!

  中药要比西药难吃的多,每次都要先吃糖我才能喝的下,看到妈妈每天熬中药认真的样子,我就知道是躲不过这场白癜风给我的灾难了。

  个月熬过去了,但是白斑也没见到什么效果,而且有一些地方还出现新的白斑。这段期间妈妈也和医院沟通过,可是那边说这是在排毒,等用完个疗程就不会这样了。第二个月,我们去的时候,医生给我加了西药,可是白斑并没有想之前说的那样停止扩散而是还在慢慢的扩散,以至于第二个月的药没吃完就不再用了。

  那段时间,我们家里总是充满着阴霾,也一度认为这个白癜风根本治不好。日子一天天过去,每天看着放学的小孩,妈妈眼睛里总是有一种对我的愧疚,我也越来越不爱说话,有时候自己在房间里一天都不出来的,我的软弱好像被白癜风知道了,疯狂的侵蚀我的皮肤,白斑越来越多。

  时间很快,我已经在家治疗快半年的时间了,一些小伙伴马上就迎来暑假了。一天中午,妈妈接到一个电话,我的表哥这个暑假要来我家玩,这是我这段时间听到过的的消息,我这个表哥对我很好,现在在北京上大学,以前来我家的时候总是会给我带好多好吃的,我特喜欢和他玩,而且挺崇拜他的,能上大学。从那天起我的日子就多了一项事情——数着表哥来的日子。

  表哥总是喜欢给我惊喜,一天我们一家正在吃饭就听见表哥在外面喊我的名字:“帅帅,你表哥来了”听见声音的我放下手中的碗筷就冲出了,“小东西,长高了呀!”表哥摸着我的头,另一个手挥着手中的袋子说,“看表哥给你带什么了。”“快让我看看,是不是好吃的呀!”我迫不及待的抢过表哥手中的袋子,翻着里面的东西。看着我高兴的样子,回头又去和我妈说话了:“姨,我听说帅帅的白癜风这半年又发展了,是吗?”“是呀,省里大医院都去了,没治好,现在又长了好多!你看他脸上都有了,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妈妈叹口气,“姨,我这次来也是想和你们说的,我在北京上学的同学有个也是白癜风,现在在北京治好了,想让你们去那看看”表哥试探着说着自己的来意,“不知道你们怎么打算的?”爸妈相互看了下:“真的治好了?”“嗯,是我一个学校的同学”表哥说。后来他们还说什么我就没再听了。第二天,爸妈就和我说要带我去北京看看,表哥说的这个要比之前的靠谱的多。

  就这样,我的第三段“抗白”征程开始了。

  有表哥带路,我们很快找到了医院,话说北京就是不一样,比我们之前去过的医院好很多,当我们走进门诊大厅的时候,看见的都是像我一样的白癜风患者,有的比我的还严重,但是从他们脸上能看出他们对恢复后的那份憧憬。

  我们在护士的指引下完成的挂号,然后在大厅里稍作休息一下。随后,带我们来到了专家室,推开门,首先是干净明亮的办公室,专家脸上的笑容,让人心里都很舒服。

  “主任,您好,这是我表弟,您看看他这白癜风要怎么治疗?”表哥问道,医生并没有直接回答,先是看了看我脸上和身上白癜风,说“先做个全面检查吧!”让后我们在护士的指引下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等到我们再去到专家室的时候,医生拿着检查报告说:“孩子这是免疫系统遭到破坏血清中生成了抗黑色素细胞的抗体,抗体吞噬了黑色素细胞,导致黑色素不能产生造成的”表哥和妈妈听着,脸上虽然一脸茫然,但是我从医生的话中听得出,我这次肯定是来对地方了。

  接下来,在医生的分析下,给我做了详细的治疗方案,我们也办理了住院手续。

  接下来的日子,那是我在离开学校开心的日子,有表哥的陪伴,有妈妈的细心照顾,还有每次医生查房时对我细心的询问,我觉得我是幸福的人。当然,这次的治疗也是比较轻松的,没有次大把大把的西药,也不是单一的中药治疗,医生总会在不同的时期给我调整治疗方案。就这样经过一个月的治疗,我脸上的白斑已经基本看不出来了,身上的白斑也会出现了好多的黑色素岛,我又回到了我调皮时的样子。

  临近暑假的结束,表哥也要回学校了,我和妈妈也商量着剩下的回家治疗,也可以再次回到学校学习。就这样,我们在医生的允许下,拿着药物回到了家里,在和表哥分开的时候,表哥对我说:“帅帅要坚持治好,下次表哥去了就能看见帅帅的小帅帅了。”

  现在,我的白癜风已经看不出来的,并且一直没有复发,我已经准备考表哥那所大学了。

  回顾小时候治疗白癜风的经历,我觉得那是上天给我上的一堂人生课,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困难也有希望,白癜风就是我人生路上的小山丘挡住了去往大海的路,但是表哥带我走过了山丘,找到了大海。

  【医院网址】http://baidianfeng.39.net

    

文章来源:回忆录丨越过白癜风这座山丘,发现山背后的大海是那么美丽


中科治疗方法

>>更多
311窄谱UVB治疗仪

窄谱UVB皮肤病治疗仪,经过世界许多国家皮肤病医院的严格验证,治疗多种皮肤顽症安全、可靠,疗效确切,目前在欧洲……[阅读全文]